汉诺威96v勒沃库森预测
安陽市人才開發服務中心主辦|安陽林州內黃滑縣湯陰
400-0372-889| 手機站| 微信
HI!您好 登錄 注冊

何炅:堅持好每一個當下,夢想就會如約而至

時間:2015-11-07 點擊:

金牛座的我,是一個沒有什么野心和企圖心的人,也從來不會刻意去爭取那些所謂的機會,卻格外為命運所垂青,一次又一次地得到機會,最終在時間的塑造下,成為了今天的我。

經常會有人跟我說他做過什么什么,又做了什么什么,多到可以列個一長串的list來。每一次我都會覺得對方很厲害,一個人可以做這么多不同的事情,簡直是能量驚人。

對比之下,我的生活還真是單調乏味呢。在我過往將近二十年的工作時間里,來來回回,我做的好像只有那么幾件事,大家也一直都有看到,主持《快樂大本營》,出演話劇《暗戀桃花源》,還有可能有些人不知道的堅持給《中學生百科》雜志寫專欄。

如果我去做很多不同的嘗試,今天的我會變成什么樣呢?我完全無法想象。

一直以來,我都是個對未來沒什么計劃的人,但我也不是別人說的那種隨緣或者隨遇而安的人。再回頭看看走過的路,我發現白己只是在機會到來之前,不癡心妄想,保持一顆平常心,踏實地做好每一個當下。所以,那些到來的機會,我認為是水到渠成、不早不晚、剛剛好。比如做主持人這件事。長沙人的普通話是很差的,長沙人講湖南不是“hunan”而是“fulan”,我從小就生活在長沙版普通話的大環境中。當時學校里的大部分老師都操著一口長沙口音極重的普通話,所以能遇見一位說正宗普通話的老師是非常難得的一件事,而恰好我的小學老師就是一位北方人,普通話說得特別好,所以我們班的同學基本都會說一口不會被人嘲笑的純正普通話。

我在人生機緣的安排下,具備了做主持人最基本的條件。

到了中學,我因為普通話好,被選進了學校的演講部。

在演講部里,我接受了一系列比較系統的對口才以及表達邏輯的訓練。

我在演講部里的一位同學,她的夢想是做主持人。有一天,她拉著我一起去電臺面試,沒想到我們兩個一下子就被選上了,然后順其自然地在電臺里做起了DJ

我的這位同學就是龍丹妮。

我們倆做的是那種全程直播互動的節目,全程即興,沒有臺本,從頭到尾都得靠白己順下來。從高一開始堅持做了六七年,而正是這個時期的臨場應變的鍛煉,為我奠定了日后成為主持人的一塊堅實的基石。

在做DJ的六七年里,我擁有了更好的談吐和應變技巧,這讓我在中央臺開始做少兒節目的時候,能夠面對鏡頭不至于太驚慌失措,可以自然大方地表達和呈現。

其實,我從沒有想過要當主持人,也沒有這樣的愿望,只是后來覺得做主持人挺有意思的,也很適合我,所以就踏踏實實地去做了。

人們常說,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。

然而,我以為機會并不是原本就在那里等著留給誰的,而是在剛剛好的機緣下,你和這個機會正好同步到了一個交會點,它就自然降落了。

正如繼十年前跨界當歌手后,2014年我跨界當導演這個機會一樣,它并不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,而是被王碩、彭宇這兩位老朋友給我架上臺的。他們先有了這個想法,然后拉著我一起做,而他們也通過很多行動讓我看到了這件事情的可能性。

他們高效率地推動著我不停地往前走,起初習慣了被動的我是遲緩的,當我發現時機也是剛剛好時,我便再次激情滿滿地忐忑上路了。

于是,我有了拍電影的機會,而我又多了一個導演的身份。

 人生中那些看起來似乎毫不費力的好機遇,其實都是經過了漫長的努力和等待的。每一天、每一分、每一秒、每一個結結實實的當下,積跬步,才能走得更遠;積小流,才能匯成江海。

我喜歡活在當下這個詞,我習慣了讓白己只關注當下的事情,奮力地將眼前的每一件事做到極致。

在下個機會到來之前,做好了每一件事情的你,不癡心妄想的你,必然會遇見好的機會;在機會到來之后的你,仍舊繼續踏實做好每一件事,那么更好的機會自然會在前方與你不期而遇。

把一件事堅持到底、做到極致,這是我堅信并喜歡的原則。

當我沉浸在堅持一件事情中的時候,那種狀態讓我很享受,給我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,能讓我在堅持中體會到美好。

比如說《快樂大本營》。

《快樂大本營》從1997年開播至今,我在這個舞臺上經歷了身邊同伴的幾度變遷,人來人往,幾經沉浮。也許在旁人看來,每一次有人離開,都是令人傷感的事情,但對我來說,每一次的離開,反而都會激起我的斗志。

值得感恩的是,這個節目一直還在,并且越來越好。

2003年,湘湘因為個人發展的新選擇忍痛離開了這個節目。那時我身邊的很多朋友勸我也一起離開,大家都擔心節目本來收視已經不在巔峰,會經不起這樣的變化,急流勇退也比這個節目毀在我手里強。

甚至親人也勸我,讓我差不多就可以了,不要讓白己一直守在這里,陷入一個孤絕的境地。大家建議我在那個時候起跳,跳到另一個平臺上。因為他們覺得我從當時的平臺往外跳還是很好的,他們認為節目已經都這樣了,如果真的等到這個節目跌到谷底了再跳,會失去最好的轉變機會。

我一邊聽著他們的意見,一邊也很清楚白己的想法:我為什么要跳到另外一件事上呢?這件事情我都還沒有做好呢,而且我堅定地認為,如果我從半空中跳到另一個平臺,我一定會落不穩的。

我要么就這樣踏踏實實地走下去,在它跌落到地面的時候再把它做起來;要么就等它完全落下去之后再從原地開始,重新找另一個方向。如果僅僅是想趁著風光正盛,從一個平臺跳到另一個平臺,這完全就是在走捷徑,這種方式一定沒有好結果。

有人說,人在一件事情落幕的時候,就是回到了原點或者說是落到了冰點。我不同意這種說法,相反,我認為我們在整件事情的起伏升落的過程中,已經經歷了最有價值、最豐富的部分。在每一次藩地的時候,必然是滿載收獲的。人的體量肯定是不一樣了,我們會變得更加厚重飽滿。

我會記得,是《快樂大本營》給我帶來了很不一樣的機會,是它成就了我。

所以我一定要堅持到最后,這個瓶頸也好困境也罷,我一定要熬過去。哪怕這個節目真的在我手里結束,至少在我心里,我還是很光榮的。

湘湘離開后,我和維嘉開始一起承擔很多東西。那個時候我們做節目,有點悲壯的意味。大家沒有把它當作一個當紅的節目去做,而是在做最后一搏。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了。

對于湖南臺來說,《快樂大本營》很重要,但它不能成為一個雞肋,食之無味,又棄之可惜。

我和維嘉特別怕這種情況發生,我們在困境中尋求突破的方法,開始創新,頻繁地fH外景做新的內容。

我記得特別清晰的就是其間為了一個叫何李競爭的節目環節,我們到全國各地去學習京劇、武術、做菜等各種各樣的事情,然后在一起比拼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就這樣,節目在我們的堅持和努力下,起起落落間,收視真的在慢慢回歸。

你不得不相信堅持的魔力。在每一次遇到坎坷的時候,在每一次境況需要改變的時候,只要斗志不滅,并且快速地做出調整,情況往往就會往心中想要的那個方向走了。

比如還有給《中學生百科》寫專欄。

1999年開始,我給《中學生百科》的學生讀者寫專欄。剛開始的時候不太用電腦,都是用手寫。我和《中學生百科》的主編楊芹老師離得不遠,每次寫完就直接拿給她。如果我正好在北京,就用郵寄。我是個不喜歡拖稿的人,這個習慣一直保持了快二十年。

寫專欄這件事一開始是在刻意堅持的,但慢慢地它開始融人了我的日常生活,成為我生活中無法舍棄的、不可缺少的一件事。

在拍攝《梔子花開》的過程中,即使是在拍到夜里十二點將近一點時,回去梳洗完畢并將第二天的鏡頭準備好的情況下,我還是會在都快三點的時候咬牙將專欄寫好交給楊芹老師。這么做的原因很簡單,因為到了交稿的時間了。做這些事情的時候,不辛苦不累是不可能的,可咬咬牙跨過去之后,就是不一樣的風景了。這些我們一直奮力堅持的事情,在經過歲月的累積和沉淀后,塑造了一個現在令我們自豪的自己。

我已經四十一歲了,主持了快二十年的《快樂大本營》。我人生的前半段時間都在做同樣的幾件事情,這對我來說其實是一個非常非常難得的人生經歷,更何況這些事情最后的成績都還不錯,我很享受,也倍加珍惜。

我想繼續好做這幾件事情,只要緣分還在,我就希望能一直做下去。

對于我來說,堅持好每一個當下,夢想就會如約而至。

 文/何炅

汉诺威96v勒沃库森预测 快乐时时和澳洲一样的吗 任9开奖结果奖金 今晚齐鲁风采开奖号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图 AG亚游官方旗舰店 分分赛记录 幸运赛车官网上万购彩wgc03 今天百变王牌开奖 三分时时计划群 智慧赢家智慧赢家 快乐公益 今天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体彩三字图谜 重庆时时稳赚方法 急速赛车开奖直播网址 福建体彩3i选7走势阁 韩国房价均价